多特蒙德97:代持保險公司股權,損害公共利益,應認定為無效

多特蒙德队歌 www.suahww.com.cn 小說:龍城國際在線手機端線路檢測中心作者:海海更新時間:2019-10-23字數:36102

代持保險公司股權,損害公共利益,應認定為無效


裁判要旨

違反保監會《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8條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規定而簽訂的股權代持協議,因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認定為無效。

案例名稱:福建偉杰投資有限公司、福州天策實業有限公司營業信托糾紛

案例來源: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終529號民事裁定書(載《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新型民商事案件理解與適用》X3-2019:581)

案情摘要:

原告天策公司和被告偉杰公司均為君康人壽公司股東。2011年,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簽訂《信托持股協議》,約定天策公司擁有保險公司2億股的股份(占20%)的實益權利,現通過信托的方式委托受托人偉杰公司持股。

2014年10月,天策公司向偉杰公司發出《關于終止信托的通知》,要求偉杰公司依據2011年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終止信托,將信托股份過戶到天策公司名下,并結清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之間的信托報酬。后天策公司起訴至法院。

法律關系圖

一審審理:

上訴人(原審被告):福建偉杰投資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福州天策實業有限公司。

原審第三人:君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天策公司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一)確認天策公司、偉杰公司雙方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已于2014年10月30日終止;(二)偉杰公司將其受托持有的4億股君康人壽公司股份立即過戶給天策公司,并辦理相關的股份過戶手續;(三)君康人壽公司就天策公司顯名持有上述四億股股份事項記載于股東名冊、公司章程,并辦理股份變更工商登記;(四)由偉杰公司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君康人壽公司)的發起人為五家公司(浙江凌達實業有限公司、浙江美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五環氨綸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泰孚公司、新冠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上述五家公司股份額各為1億股、股份比例各為20%)。2009年變更后的股東為五家公司(浙江凌達實業有限公司、美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五環氨綸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泰孚公司、新冠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上述五家公司股份額各為2億股、股份比例各為20%。

2010年1月28日,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召開2010年度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就修改公司章程第二十二條進行討論。股東會決議載明:鑒于發起人股東五環氨綸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已將持有的公司2億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比例20%)轉讓給天策公司,會議決議對公司股權結構和章程進行相應修改。

2011年9月16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出《關于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的批復》(保監發改〔2011〕1458號),依據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就股權轉讓向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請示,批復同意泰孚公司將所持有的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股份轉讓給偉杰公司,偉杰公司持股比例為20%。泰孚公司不再持有股份,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作相應修改和變更。

2011年度變更后的股東為五家公司(浙江凌達實業有限公司、美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天策公司、偉杰公司、新冠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上述五家公司股份額各為2億股、股份比例各為20%。

2011年11月3日,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簽訂《信托持股協議》,協議約定:鑒于委托人天策公司擁有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的股份(占20%)的實益權利,現通過信托的方式委托受托人偉杰公司持股。受托人偉杰公司同意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協議還對信托股份的交付方式、信托期限、信托股份的管理方式、費用承擔、委托人和受托人的權利義務、信托收益的分配和信托股份的歸屬等作了約定。

2012年12月27日,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各匯款1億元給偉杰公司?;愣移局ぷ⒚魍純?。

2012年12月27日,偉杰公司電匯2億元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匯款用途為“投資款”。

2012年12月31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出《關于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變更注冊資本的批復》(保監發改〔2012〕1529號),批準同意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同比例增資,注冊資本變更為20億元。天策公司股份額4億股、股份比例20%,偉杰公司股份額4億股、股份比例20%。

2012年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第四次臨時股東大會后變更的股東為五家公司(美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寧波市鄞州鴻發實業有限公司、天策公司、偉杰公司、浙江波威控股有限公司。上述五家公司股份額各為4億股、股份比例各為20%)。

2016年度變更后的股權結構中天策公司股份額2億股、股份比例3.2%,偉杰公司股份額4億股、股份比例6.4%。

2014年10月30日,天策公司向偉杰公司發出《關于終止信托的通知》,要求偉杰公司依據2011年11月3日天策公司和偉杰公司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終止信托,將信托股份過戶到天策公司名下,并結清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之間的信托報酬。

2014年11月24日,偉杰公司向天策公司發出《催告函》:1.確認2011年11月3日天策公司和偉杰公司就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股權代持等事宜簽訂了《信托持股協議》。2012年12月27日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各向偉杰公司轉入1億元,偉杰公司當日即轉至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作為增資用途,造成偉杰公司賬上尚欠上述兩家公司各1億元。2014年10月30日天策公司提出終止代持關系,但未能提出清理債權債務的可行方案。2.偉杰公司還確認代持期間,偉杰公司積極配合天策公司提供工商、稅務、財務等資料,并辦理各種代持事務。偉杰公司因年檢、審計等需要,多次要求天策公司及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相關的工商、稅務、財務等資料未果,給偉杰公司年檢、審計等帶來不便。3.偉杰公司提出依據協議約定對天策公司及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基本信息、經營情況擁有知情權。4.偉杰公司鑒于上述事項,鄭重聲明并通知天策公司,要求天策公司于《催告函》發出之日起15日內,向偉杰公司提供天策公司及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銀行開戶許可證等資料的復印件并加蓋公章,并提供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歷次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年度審計報告等。如天策公司未按期完成上述事項,偉杰公司將直接發函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提供相關資料,并退還2億元增資款項以沖抵賬上債務。

2015年5月11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批復同意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營業場所的變更。2015年7月16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批復同意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名稱由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君康人壽公司。2015年8月3日,上述名稱變更經工商部門核準。

2015年11月26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出《關于君康人壽公司變更股東的批復》(保監許可[2015]1150號),同意天策公司將所持有的君康人壽公司2億股股份轉讓給蕪湖隆威公司,蕪湖隆威公司持股比例5.26315%。2016年8月18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出《關于君康人壽公司變更股東的批復》(保監許可[2016]819號),同意偉杰公司將所持有的君康人壽公司2億股股份轉讓給蕪湖隆威公司,蕪湖隆威公司持有君康人壽公司4.2億股股份,持股比例6.72%。

2015年12月28日,偉杰公司通過銀行匯票向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背書轉款1億元?;閆北缸ⅲ汗扇ㄗ每?。2015年12月29日,偉杰公司通過銀行匯票向蕪湖瑞宇工貿有限公司(原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背書轉款1億元?;閆北缸ⅲ汗扇ㄗ每?。

2016年9月9日,寧波市鄞州鴻發實業有限公司向天策公司發出《關于對信托持股事項的確認及同意顯名的函》,表示其作為君康人壽公司的股東(2016年度其持股比例50.88%),知悉天策公司作為實際出資人于2011年11月3日與偉杰公司簽訂《信托持股協議》,將當時持有的2億股股份(占股份比例20%)委托給偉杰公司代持一事,并同意本案訟爭的受托股份的顯名。

王丹系天策公司的股東、監事及前法定代表人。天策公司現任法定代表人陳逸萍系王丹的母親。因涉嫌偽造偉杰公司的公司印章,王丹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于2006年11月27日核準張洪濤為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任職資格。鄭永剛于2014年9月擔任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泰孚公司的股東張曉輝曾將房屋租賃給天策公司。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為:(一)本案《信托持股協議》的效力;(二)天策公司是否是本案訟爭股權的實際持股人;(三)訟爭的股權是否能夠過戶給天策公司。對此,一審法院分述如下:

(一)關于本案《信托持股協議》的效力問題。一審法院認為,2011年11月3日,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簽訂《信托持股協議》,協議約定:鑒于委托人天策公司擁有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的股份(占20%)的實益權利,現通過信托的方式委托受托人偉杰公司持股,受托人偉杰公司同意接受委托人的委托。天策公司與偉杰公司分別在委托人和受托人處簽字蓋章。首先,《信托持股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天策公司和偉杰公司在其后的往來函件中,均確認了該協議的存在且未對該協議的真實性提出異議。其次,《信托持股協議》未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從《信托持股協議》約定的內容上看,受托人偉杰公司接受委托人天策公司的委托,代持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的股份(占20%),該約定內容,并未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應為有效合同。

(二)關于天策公司是否是本案訟爭股權的實際持股人問題。一審法院認為,首先,《信托持股協議》已經實際履行。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章程表明,2011年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結構,與《信托持股協議》相對應,天策公司在保留另有的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股份(股份比例20%)的同時,偉杰公司相應取得了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股份(股份比例20%)。2014年11月24日,偉杰公司向天策公司發出的《催告函》表明,偉杰公司依據《信托持股協議》代持股份期間,偉杰公司積極配合天策公司提供各項資料并辦理各種代持事務。其次,《信托持股協議》體現天策公司擁有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股份的實益權利,偉杰公司在其后的履行過程中對此并未提出過異議,相反,偉杰公司在其后的履行過程中,還積極配合天策公司對外提供各項資料,辦理各種代持事務,并就其代持股份事宜向天策公司索要相關資料。再次,從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章程體現的2011年度股權結構變化的情況看,《信托持股協議》實際履行過程中,天策公司委托偉杰公司代持該2億股股份(股份比例20%)后,天策公司另有的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2億股股份(股份比例20%)依舊保留。偉杰公司主張其所持的2億股股份是從泰孚公司處直接受讓的,但未提交直接受讓的合同憑證、交付憑證以及偉杰公司代持該股份系受他人委托或指令的相關證據。此外,2016年9月9日,寧波市鄞州鴻發實業有限公司在向天策公司發出的《關于對信托持股事項的確認及同意顯名的函》中證明,其作為君康人壽公司的股東,知悉天策公司作為實際出資人于2011年11月3日與偉杰公司簽訂《信托持股協議》,并將當時持有的2億股股份(占股份比例20%)委托給偉杰公司代持一事,進一步印證了天策公司系該2億股股份的實際持股人。關于2億增資股的實際持股人的問題?!緞磐諧止尚欏返?0.1.2條約定:公司增資擴股時,決定優先認購股權的權利由委托人天策公司享有。委托人天策公司行使優先認股權,應當按照受托人偉杰公司通知的時間將認購股權的款項劃入受托人偉杰公司指定的賬戶。上述約定明確了天策公司在增資時的優先認購股權的權利。天策公司主張其對增資的股份享有權利并舉證證明。偉杰公司雖否認天策公司對增資股享有的權利,但未舉證證明。2012年12月27日,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各匯款1億元給偉杰公司。偉杰公司于同日電匯2億元給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匯款用途為“投資款”。從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章程體現的2012年度股權結構變化的情況看,與上述增資情況相對應,偉杰公司相應取得了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4億股股份(股份比例20%)。另一方面,偉杰公司在2014年11月24日向天策公司發出的《催告函》中也確認了上述轉款和增資的實際發生。偉杰公司還針對此次增資,在該《催告函》中要求天策公司限期向偉杰公司提供天策公司及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股東會決議、年度審計報告等相關資料,以免給偉杰公司年檢、審計等帶來不便。并指出,如天策公司未按期完成上述事項,偉杰公司將退還2億元增資款項以沖抵賬上債務。從上述《信托持股協議》的約定、《催告函》的內容以及偉杰公司直接發函向天策公司索要資料的情況可以看出,偉杰公司和案外人均非該2億元增資股的實際持股人。該增資及代持增資后的股份系天策公司的行為。天策公司系該2億元增資股的實際持股人。綜上,天策公司系訟爭全部4億股股份的實際持股人。

(三)關于訟爭的股權是否能夠過戶給天策公司的問題。一審法院認為,如前所述,《信托持股協議》合法有效。實際履行過程中,偉杰公司先后代持天策公司作為實際持股人的訟爭全部4億股股份。依據《信托持股協議》第4.1條約定:“信托自信托股份交付開始,至委托人通知受托人終止信托時或者通知受托人對信托股份做出處置而致使受托人不再持有信托股份時結束?!薄緞磐諧止尚欏返?.2條約定:“收到委托人終止信托的通知之后,受托人應當無條件盡快辦理股份過戶給委托人或委托人指定的第三人的手續?!?014年10月30日,天策公司已向偉杰公司發出《關于終止信托的通知》,依約要求偉杰公司終止信托,將信托股份過戶到天策公司名下。另一方面,作為君康人壽公司大股東(2016年度其持股比例50.88%)的寧波市鄞州鴻發實業有限公司,在向天策公司發出的《關于對信托持股事項的確認及同意顯名的函》中亦同意本案訟爭的受托股份的顯名,故訟爭的股權過戶有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天策公司的訴訟請求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據,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四條規定,判決:一、天策公司和偉杰公司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于2014年10月30日解除;二、偉杰公司將其受托持有的4億股君康人壽公司股份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過戶給天策公司,并配合辦理相關的股份過戶手續;三、君康人壽公司將天策公司顯名持有上述4億股君康人壽公司股份的事項記載于股東名冊、公司章程,并配合辦理股份變更工商登記。

二審審理:

偉杰公司上訴請求:(一)撤銷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閩民初字第129號民事判決,依法改判駁回天策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或依法發回重審;(二)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天策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是:

(一)原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存在錯誤。首先,天策公司不是《信托持股協議》2億受讓股的實際出資人。偉杰公司于《信托持股協議》簽訂時并不知道天策公司并非君康人壽公司“2億股20%”股份的出資人,因此基于誠實信用原則在協議簽訂后有實際履行的行為而未對代持的系爭2億受讓股表示異議。但天策公司股東王丹涉嫌偽造偉杰公司印章一案案發(于2015年1月19日立案)后,偉杰公司才得知《信托持股協議》所指向的信托股份并非天策公司所有,實際出資人為案外的第三人,相關證據均已由公安機關收集在案。原審法院認定“偉杰公司主張其所持的2億股股份是從福州開發區泰孚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孚公司)處直接受讓的,但未提交直接受讓的合同憑證、交付憑證以及偉杰公司代持該股份系受他人委托或指令的相關證據”,其基本思路是偉杰公司取得了君康人壽公司的2億股股份,這就是履行《信托持股協議》的結果,至于偉杰公司是如何取得的(包括是以受讓方式還是以增資方式)則在所不問,甚至否認偉杰公司系自泰孚公司取得該部分股份這一基本事實。其次,原審法院對于2億增資股歸屬的認定存在錯誤。天策公司主張系其指示案外人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已更名為“蕪湖瑞宇工貿有限公司”)各匯款1億元給偉杰公司,偉杰公司于同日電匯2億元給君康人壽公司用于增資,但天策公司從未主張過該增資系雙方繼續履行《信托持股協議》的結果,偉杰公司也從未意識到代持該2億增資股應依據雙方之間的《信托持股協議》來確定各自的權利義務。正因為偉杰公司與天策公司之間就該2億增資股不存在任何代持協議,從《信托持股協議》的簽署時間和股份數量即可判斷,該協議僅涉及偉杰公司自泰孚公司處受讓的2億受讓股,而不包括于協議簽署一年后才取得的2億增資股。

(二)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首先,原審判決在認定《信托持股協議》的效力時適用法律錯誤,案涉《信托持股協議》因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以下簡稱《信托法》)的禁止性規定而自始歸于無效?!緞磐蟹ā范雜諦磐心康?、信托財產等均有強制性規定,如有違反,則信托協議將歸于無效:(1)信托財產應符合規定?!緞磐蟹ā返諂嚀豕娑?,設立信托,必須有確定的信托財產,并且該信托財產必須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財產;(2)信托目的應符合規定?!緞磐蟹ā返諏豕娑?,設立信托,必須有合法的信托目的;(3)違反《信托法》強制性規定將導致信托無效?!緞磐蟹ā返謔惶豕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信托無效:(一)信托目的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三)委托人以非法財產或者本法規定不得設立信托的財產設立信托。天策公司不能提供任何證據以證實其系該2億受讓股實際出資人或以任何方式自泰孚公司處繼受取得,而偉杰公司向法院申請調取的證據則能證明天策公司并非實際出資人。本案天策公司以其不擁有所有權的財產設立信托,該信托依法無效。保險公司屬于金融機構,國家對于保險公司實施強制門檻準入制度,設定了包括公司股東資格在內的諸多條件,并且禁止股權代持:(1)依據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2010年頒布的《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八條的規定,“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委托他人或者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險公司的股權”,即我國禁止在保險公司實施任何股權代持行為;(2)因簽訂《信托持股協議》當時天策公司已持有20%的股份,依據《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四條的規定,“保險公司單個股東(包括關聯方)出資或者持股比例不得超過保險公司注冊資本的20%?!比綣啡細?億受讓股屬于天策公司,則實際是承認天策公司在所謂的委托持股當時擁有了君康人壽公司40%的股份,違反了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規定,原審的司法確認系在規范社會關系方面以司法權代替行政權。其次,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依據《信托持股協議》在表面上成立股權代持關系,但二者之間的股權代持卻未能滿足《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強制性法定條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實際出資人與名義出資人訂立合同,約定由實際出資人出資并享有投資權益,以名義出資人為名義股東,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對該合同效力發生爭議的,如無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合同有效。前款規定的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因投資權益的歸屬發生爭議,實際出資人以其實際履行了出資義務為由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薄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謔視萌舾晌侍獾墓娑?三)》第二十二條規定,“當事人之間對股權歸屬發生爭議,一方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其享有股權的,應當證明以下事實之一:(一)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二)已經受讓或者以其他形式繼受公司股權,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幣虼?,實際出資人應當證明其以原始取得(主要指繳納出資)或繼受取得(主要指支付股權轉讓款)方式獲得股權所有權,這是強制性的證明標準。天策公司應當證明其系以原始取得或繼受取得的方式獲得該2億受讓股的所有權。但天策公司無證據證實其是如何取得巨額股權的,而涉及2億增資股時,天策公司不能證明系其安排代付方支付了相應的增資款。原審法院僅依據應認定為無效的《信托持股協議》本身來論證系爭股權的歸屬,完全忽視法律對于系爭事項已有明確的證明標準與要求,原審判決法律適用錯誤。最后,原審判決以司法確權的方式代替行政審批,將造成司法權對行政權越權。原審判決僅以無效的《信托持股協議》以及在法律上并無實際效用的大股東同意顯名函,即認定系爭股份可以過戶給天策公司,卻完全忽視相關前置性行政審批的必要性。法院無權代替行政部門對于系爭股份能否過戶予天策公司直接作出認定。

(三)原審審理程序存在違法情形。原審審理過程中,偉杰公司向法庭提交了《證據調取申請書》,請求法院向福州市馬尾區人民檢察院或福州市馬尾區公安局調取天策公司股東、犯罪嫌疑人王丹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罪中的相關證據材料。根據偉杰公司委托律師閱卷的結果,公安機關現已查明,犯罪嫌疑人王丹本人供述及相關證人的證言均證實天策公司并非系爭4億股股份的實際出資人或隱名股東。為防止本案的審理結果與公安機關已查明的事實相互矛盾,原審法院本應向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調取相關證據,但卻拒不履行其應盡的職責,造成原審判決的基本事實認定錯誤。偉杰公司在提起本案上訴同時亦申請法院繼續向福州市馬尾區人民檢察院或福州市馬尾區公安局調取該等證據,以徹底還原事實的真相。偉杰公司與天策公司均承認偉杰公司業已將2億增資股以股權轉讓的方式返還予實際出資人蕪湖隆威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蕪湖隆威公司)。該股權轉讓不僅有雙方簽署生效的《股權轉讓協議書》及股權轉讓款支付憑證加以證明,更經君康人壽公司股東大會決議同意(這是向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批復的前置條件)及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批復同意(保監許可[2016]819號)。根據偉杰公司與蕪湖隆威公司之間《股權轉讓協議書》,蕪湖隆威公司已明確表明系其指示關聯方代付增資款。根據協議的履行結果,系爭的2億增資股在法律上已歸屬蕪湖隆威公司所有,而本案中雙方爭議的股份卻包含有該2億增資股,蕪湖隆威公司顯屬對本案爭議標的有獨立請求權或有重大利害關系的一方,應當作為當事人參加本案訴訟,但原審過程中卻未通知蕪湖隆威公司參加訴訟,已嚴重違反法定程序,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本案亦應發回原審法院重審。

被上訴人天策公司辯稱:(一)偉杰公司于2011年取得2億股股份是為天策公司代持。原審庭審時偉杰公司多次認可其自泰孚公司受讓的君康人壽公司股權系為天策公司代持。2011年泰孚公司將代持的股份經工商登記過戶給偉杰公司后,股權出讓方泰孚公司出具聲明書稱其與君康人壽公司沒有持股關系,與偉杰公司沒有債權債務關系。泰孚公司未向偉杰公司收取任何轉讓款的前提下出具了以上聲明書,并將聲明書原件交由天策公司持有,說明轉讓方和受讓方均認可天策公司為股權實際所有人。(二)2012年,偉杰公司在原始代持2億股股份基礎上增資2億元,其在一審中認可是受天策公司安排,所以增資股應歸天策公司所有。(三)偉杰公司主張保險公司股權代持協議應當無效,引用的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制定的《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屬于部門規章,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的規定,部門規章不能作為否定合同效力的依據,股權代持協議應當有效。(四)即使認定代持保險公司股權無效,本案亦應當判令偉杰公司將涉案股份過戶給天策公司。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是因為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需要審核保險公司股東的資格,天策公司此前已經是保險公司股東,股東身份已經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審核認定,不屬于保險公司股東資格的禁止對象,因此無論股份代持的效力如何,都應當判決返還股份。(五)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對君康人壽公司相關的行政決定書,已經審查認定偉杰公司與天策公司存在股權代持關系,對于偉杰公司代持的股份應當判決回歸給天策公司。

原審第三人君康人壽公司述稱:(一)本案是否存在股權代持以及代持協議的效力,其不發表意見,請二審法院依法認定。(二)根據保監許可〔2018〕153號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要求天策公司和偉杰公司退出,因此君康人壽公司希望公司股東遵照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要求處理,我方履行最高人民法院裁決。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具體情況如下:

(一)偉杰公司提交了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于2018年2月5日向君康人壽公司作出的保監許可〔2018〕153號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復印件,該決定書載明內容如下:“經查,你公司股東福建偉杰投資有限公司在2012年的增資申請中,使用非自有資金出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許可法》第六十九條第二款‘被許可人以欺騙、賄賂等不正當手段取得行政許可的,應當予以撤銷’,我會決定撤銷2012年12月31日作出的《關于正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變更注冊資本的批復》(保監發改〔2012〕1529號)中福建偉杰投資有限公司增資你公司2億股的許可。自本決定下發之日起3個月內,你公司應抓緊引入合規股東,確保公司償付能力充足,在引資完成前不得向違規股東退還入股資金,期間限制違規股東參會權、提案權、表決權等相關股東權利。逾期未完成的,監管部門將視情況采取進一步監管措施。你公司股東福州天策實業有限公司委托他人代持股份,超比例持股,違反《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四條第一款‘保險公司單個股東(包括關聯方)出資或者持股比例不得超過保險公司注冊資本的20%’,以及第八條‘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委托他人或者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險公司的股權,中國保監會另有規定的除外’有關規定,不具備成為保險公司股東的誠信條件,責令其1年內轉出所持有的你公司2億股股份。逾期未完成的,監管部門將限制其股東權利?!蔽敖芄救銜鎂齠ㄊ檳芙徊街っ髕溆胩觳吖局淶摹緞磐諧止尚欏芬蛭シ粗泄O占嘍焦芾砦被峒喙芄娑ㄓθ隙ㄎ扌?。天策公司質證時對該決定書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表示該決定書并不能排除其對委托偉杰公司持有的股權行使返還請求權。君康人壽公司對該決定書的真實性予以認可,表示該公司已收到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向其發出的〔2018〕153號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本院對偉杰公司提交的該項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

(二)天策公司提交了下列證據:1.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區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3月24日就天策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丹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一案出具的“不起訴理由說明書”復印件,內容如下:“就本案目前證據情況來看,涉案偽造福建偉杰公司印章的四份文書,僅有福建偉杰公司與蕪湖隆威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書》中的福建偉杰公司印章,有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予以認定系偽造的,其他三份涉案文書,均沒有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予以認定,而該份《股權轉讓協議書》是如何簽訂并蓋章,事實沒有查清。現只有偉杰公司的財務人員鄭小楓的證言,表明在辦理福州泰孚公司與福建偉杰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書》時,王丹有提供空白的股權轉讓協議書,讓其蓋偉杰公司印章后,再交付王丹帶走,但其證言也沒有直接指證王丹偽造其公司的印章。此外,沒有其他證據認定王丹有偽造偉杰公司的印章并使用偽造的印章。因此,認定王丹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蔽敖芄局手な碧岢?,天策公司提交的系復印件,無法確定真實性。鑒于天策公司提交的該項證據系復印件,本院對其真實性暫不予確認。2.泰孚公司于2011年11月23日分別向偉杰公司、君康人壽公司出具的“聲明書”,內容為自落款日期開始,其與君康人壽公司、偉杰公司沒有任何債權債務關系。偉杰公司對此“聲明書”的真實性不予認可??悸塹教╂詮疽簧笫蔽床渭鈾咚?,亦未對該“聲明書”的出具情況作出說明,且二審階段其明確提出申請要求參加本案訴訟,故本院對天策公司提交的該項證據材料的真實性亦暫不予確認。

(三)二審期間偉杰公司提出申請,請求本院依職權調取王丹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一案的相關材料。本院依職權向福州市馬尾區人民檢察院調取了該院對王丹涉嫌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一案作出的“不起訴決定書”,該決定書認為,“馬尾區公安局認定的王丹涉嫌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本院已依法將調取的該項證據向各方當事人出示,各方對“不起訴決定書”的真實性不持異議。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二審審理期間,泰孚公司申請以有獨立請求權第三人身份參加本案訴訟,請求事項:(一)判決偉杰公司將持有的君康人壽公司2億股股份過戶給泰孚公司,偉杰公司配合辦理相關股份過戶手續;(二)君康人壽公司將泰孚公司顯名持有上述2億股君康人壽公司股份的事項記載于股東名冊和公司章程中,并配合辦理股份變更工商登記。事實和理由:君康人壽公司于2006年11月6日于北京成立,注冊資本人民幣5億元,由五家股東均等持股組成,泰孚公司系股東之一。2009年君康人壽公司注冊資本增至10億元,此時泰孚公司持有股份2億股。其后,泰孚公司得知其持有的2億股股份在2011年被以私刻公章、偽造股份轉讓協議等手段,轉讓至偉杰公司名下,為此特提出參加本案的訴訟活動。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問題是:(一)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是否存在訟爭君康人壽公司4億股股份的委托持有關系,即偉杰公司名下4億股股份是否受天策公司的委托顯名持有;(二)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的《信托持股協議》效力應如何認定,天策公司要求將訟爭4億股股份過戶至其名下的訴訟請求能否得到支持。

(一)關于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是否存在訟爭君康人壽公司4億股股份的委托持有關系。

本院認為,本案偉杰公司名下訟爭4億股股份分兩次形成,第一次為2011年從泰孚公司受讓取得2億股股份,第二次為偉杰公司成為君康人壽公司股東后于2012年增資2億股股份。關于偉杰公司從泰孚公司受讓取得的2億股股份,天策公司、偉杰公司雙方在2011年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中雖有約定,天策公司將其擁有的君康人壽公司2億股股份委托偉杰公司持有,但未明確該2億股股份系由泰孚公司轉讓,泰孚公司亦未在該《信托持股協議》上簽字蓋章。天策公司未舉證證明泰孚公司系接受其指令將名下2億股股份轉讓至偉杰公司,或是其向泰孚公司支付了相應對價,泰孚公司亦未出具相關證明,且泰孚公司在本案二審期間明確提出要以第三人身份參加訴訟,因此,雖然偉杰公司在訴訟中明確承認其受讓取得泰孚公司股權未支付相應對價,天策公司關于偉杰公司受讓取得泰孚公司2億股股份是受其委托持有的證據仍顯不足。關于偉杰公司成為君康人壽公司股東后于2012年增資的2億股股份,目前有證據證明該2億元增資款來源于2012年12月27日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向偉杰公司各匯入1億元,但之后偉杰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29日以“股權轉讓款”的名義向該2家公司各償付了1億元。天策公司亦未舉證證明杭州展順貿易有限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系受其指令向偉杰公司各匯入1億元,或是其向該2家公司分別支付了相應對價,該2家公司亦未出具支持天策公司主張的證明材料,因此天策公司關于偉杰公司增資2億股股份是受其委托持有的證據亦顯不足。故,即使偉杰公司在一審庭審時承認持有訟爭4億股股份均系根據天策公司安排,但由于天策公司、偉杰公司的訟爭事項,涉及泰孚公司等第三人的重大利益,且泰孚公司已明確提出參加本案訴訟的申請,在天策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相關第三人是根據其安排向偉杰公司轉讓股份或匯入資金的情況下,本案尚不能認定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確實存在訟爭君康人壽公司4億股股份的委托持有關系。

(二)關于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的《信托持股協議》效力應如何認定,天策公司要求將訟爭4億股股份過戶至其名下的訴訟請求能否得到支持。

本院認為,天策公司、偉杰公司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內容,明顯違反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制定的《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八條關于“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委托他人或者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險公司的股權”的規定,對該《信托持股協議》的效力審查,應從《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規定的規范目的、內容實質,以及實踐中允許代持保險公司股權可能出現的危害后果進行綜合分析認定。首先,從《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的制定依據和目的來看,盡管《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在法律規范的效力位階上屬于部門規章,并非法律、行政法規,但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一百三十四條關于“國務院保險監督管理機構依照法律、行政法規制定并發布有關保險業監督管理的規章”的明確授權,為保持保險公司經營穩定,?;ね蹲嗜撕捅槐O杖說暮戲ㄈㄒ?,加強保險公司股權監管而制定。據此可以看出,該管理辦法關于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的規定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的立法目的一致,都是為了加強對保險業的監督管理,維護社會經濟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保險事業的健康發展。其次,從《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規定的內容來看,該規定系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在本部門的職責權限范圍內,根據加強保險業監督管理的實際需要具體制定,該內容不與更高層級的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相抵觸,也未與具有同層級效力的其他規范相沖突,同時其制定和發布亦未違反法定程序,因此《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關于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的規定具有實質上的正當性與合法性。再次,從代持保險公司股權的危害后果來看,允許隱名持有保險公司股權,將使得真正的保險公司投資人游離于國家有關職能部門的監管之外,如此勢必加大保險公司的經營風險,妨害保險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加之由于保險行業涉及眾多不特定被保險人的切身利益,保險公司這種潛在的經營風險在一定情況下還將危及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進而直接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綜上可見,違反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有關禁止代持保險公司股權規定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與直接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等法律、行政法規一樣的法律后果,同時還將出現破壞國家金融管理秩序、損害包括眾多保險法律關系主體在內的社會公共利益的危害后果?!噸謝嗣窆埠凸賢ā返諼迨豕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憊室勒鍘噸謝嗣窆埠凸賢ā返諼迨醯謁南畹裙娑?,本案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應認定為無效。天策公司依據該《信托持股協議》要求將訟爭4億股股份過戶至其名下的訴訟請求依法不能得到支持。

綜上,本院認為,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雖簽訂有《信托持股協議》,但雙方是否存在訟爭4億股君康人壽公司股份的委托持有關系,需依法追加泰孚公司等第三人參加訴訟,進一步查明相關事實后方可作出判定。但無論天策公司、偉杰公司之間是否存在訟爭保險公司股份的委托持有關系,由于雙方簽訂的《信托持股協議》違反了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的禁止性規定,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認定為無效。天策公司可以在舉證證明其與偉杰公司存在訟爭股份委托持有關系的基礎上,按照合同無效的法律后果依法主張相關權利。為進一步查明相關案件事實,充分保障各方當事人和有關利害關系人行使訴訟權利,本案應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三項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閩民初字第129號民事判決;

二、本案發回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重審。


當前文章://www.suahww.com.cn/ask/question_19257.html

發布時間:2019-10-23 01:07:09

亞游國際集團官網博彩會 永利集團官方網站手機版 澳門必勝網址 澳門所有電子網址 亞游ag客戶端下載 ag亞游網址ag2433 網絡平臺賭博 mg游戲醫療mg游戲注冊【獨家入口】 海王星娛樂|官網 玩彩票app下載

2018年奧門匍京賭俠詩 | 凱時官網手機版 | 榮一娛樂平臺合法 | 10bet手機版app | 怎么才能做到國際輝煌網站 | 澳門新濠天地官網注冊-點擊進入 | 同升娛樂注冊即送58 | 玫寶國際線上 | 錢柜手機網頁版 | 澳門美高梅娛樂平臺-歡迎 | 奧客網手機版

編輯:公公成

我要說兩句: (0人參與)

發布